主页 > 金凤凰管家婆 >
27岁女子失联20天!其母称她患有重度抑郁曾被恶意催款
发布日期:2019-11-23 04:31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10月5日凌晨两点多,27岁的吴依然最后出现在青岛黄岛区江山南路,身后还有一男子尾随,随后走进靖江路友客超市,监控显示,吴依然脸戴口罩,全身包裹严实。截止到10月25日,吴依然离家失联20天。

  吴依然的母亲吴女士告诉红星新闻记者,这已经不是她第一次离家失联,而这一次,吴依然已经失联快一个月,“她患有抑郁症,此前还被恶意催款威胁恐吓,现在在外面身无分文,我们担心她的人身安全,她的病要定期吃药,希望能赶快找到回家看病。”

  10月4日晚上七点,家住青岛黄岛区的吴女士与女儿吴依然刚逛完街回到家,不到二十分钟,女儿匆匆丢下一句“我再出去逛逛”便离开了家,吴女士慌忙换鞋跟出去,却连女儿背影都没见到。

  “凭空消失了一般,我沿着店挨个找,找了几圈都没有人,也去附近一家网吧看了。”母亲吴女士告诉红星新闻记者,当晚她第一次去网吧寻找无果,5日凌晨五点半左右又去了网吧找了一圈,这一次网吧老板告诉她,“好像昨晚11点多来的,今早5点左右走的,中间还打电话出去过。”

  吴女士大为不解,因为女儿患有抑郁症,医生建议手机由吴女士保管,所以今年四月的时候吴女士就已经收了女儿的手机,现在不知道她从何处来的手机。

  根据吴女士提供的路口市场监控显示,5号凌晨2点13分,吴依然从网吧方向走出,走到江山南路,不久,一男子从出租车下来。2点18分,吴依然再次出现在监控里,朝小吃街走来,在她身后,一男子紧紧尾随。

  之后,吴依然出现在附近一家超市。吴女士告知红星新闻记者,超市监控慢了大约六分钟,女儿应该是2点20分左右进了超市,后面有一男子则在两点半左右进入。从监控看出,吴依然脸带口罩,全身包裹严实,只露出眼睛。2点33分左右,吴依然走出小吃街往网吧方向走去。

  ↑凌晨两点20分吴某然进入超市,凌晨两点半男子进入超市(超市监控有延迟)

  母女俩出入网吧只隔了半个小时,网吧没有监控,吴依然再次失联,而这离吴女士10月3日把她找回家,只隔了一天的时间,直到今天(10月25日),吴依然离家失联已经20天。

  这不是吴依然第一次失联,早在今年三四月,吴依然都因“外出找工作”离家失联。

  四月,吴依然在外一次性刷了一万多的信用卡,之后母亲把吴依然的手机收了,“虽然手机被收了,但我把电脑给她了,本来想的是用电脑听听音乐能缓解病情,没想到可以用电脑上网和人联系,说出去找工作。”

  今年七月,为了更好的治疗抑郁症病情,吴女士专门在家附近的一家艺术培训中心为吴依然报了吉他课、古筝课、声乐课,并每天接送。9月22日下午1点多,吴女士把吴依然送到培训中心,三点再去接时发现人消失不见。

  根据二楼跆拳道老板提供的监控显示,吴依然前去上课时穿的碎花长裙,背着吉他。再出现时是在楼下,但那时她已经换了黑色短袖和背带裤。“楼里监控没有拍到她离开的时候,不知道怎么走的,但是女儿在楼下烧烤店老板的监控里出现时,已经换了一身衣服。”母亲告诉红星新闻记者,她查看后发现是在厕所换了衣服,但换的衣服却不知道从哪里来的,也不是之前家里的衣服。

  艺术中心负责人王老师表示,对于吴依然的病情有一些了解,前两个月都好好的,但到了9月,她感觉吴依然的病情突然变严重了,吴依然会一个人把自己锁在教室,导致其他人不能正常上课。“当天吴依然对上课老师说去上厕所,因为她已经是成年人,当时上课的又是男老师不可能跟着去,所以她自己走了,怎么走的我们确实不知道。”王老师告诉红星新闻记者。

  八天后,9月30日,吴依然的四川高中同学告诉母亲吴女士,吴依然向其借钱买手机,为了确认是否本人,该同学要求其发了一个自拍视频,根据视频里的背景,10月3日,吴女士在青岛市区找到了吴依然。

  “她身无分文,我接她时她说有人给她找工作,我们问她在哪里住和吃饭,她不说也不敢告诉我们,我看到她包里传单是酒吧的工作。”吴女士说,之后她打电话向酒吧确认,但自己的女儿以前从不会去这些地方。

  母亲吴女士告诉红星新闻记者,她们老家是在四川达州。2003年吴女士与吴依然父亲离婚,之后吴女士二婚在青岛定居。吴依然从小被外婆带得更多,在四川读完小学后,初中去了青岛上学,高中吴依然又回了四川,大学考上了海南大学。2013年毕业后,吴依然与大四时期谈的男朋友在广州工作。

  然而毕业后,吴女士却与自己的女儿失去了联系,“2013年到2017年,联系不上她,电话被拉黑,也报警过,直到2017年年中,她男朋友打电话过来说两人闹分手我女儿不见了让我过去找她,这是我第一次见到她对象,找到后她才跟我说这几年为了和他在一起,都没有和家里联系。”

  2017年10月,吴女士再一次接到了女儿男朋友的电话,对方说吴依然生病了需要她过去照顾。“我女儿也突然频繁电话联系我们,说的话也多,整个人就是害怕恐惧的感觉。”

  到了广州后,吴女士才知女儿已经和男朋友登记结婚,“10月16日俩人登记后,我女儿就生病住院几次,11月我带她去看病,看心理医生,又看到俩人把离婚协议都写好了,之后,2018年、2019年都带她看过好几次。”

  据南方医科大学南方医院2017年11月诊断显示:双相情感障碍伴有精神性症状重度抑郁发作。之后吴依然分别在“武总”、暨南大学附属第一医院、中山附属三院心理科就诊过。2019年1月,看完病后,吴女士决定把女儿从广州接回青岛家中照顾。

  因为生病,吴依然才断断续续对吴女士说出毕业时候借过几千元,本以为找到工作后就能还上,没想到雪球越滚越大。而这个时候女儿告诉她每月要还的钱从2013年借的几千元,到2018年每个月还6000,最后到2019年每个月还8000。

  “女儿还跟我说,在广州一直被催款公司威胁和恐吓,老是搬家换工作压力太大。”吴女士说。

  10月15日,红星新闻联系上吴依然老公郑某诗,他表示从来没有不让吴依然不和她妈妈联系,“她自己和她家里关系不好,让我也不要联系。”至于贷款或债务的问题,郑某诗说不知情,但是知道吴依然有办信用卡,两人的钱财都是分开管理。吴依然被接回青岛后,两人极少联系,现在两人是分居状态。

  接回家中的吴依然不爱与她妈妈说话。吴女士告知红星新闻记者,可能自己与她父亲的离婚有一定影响,2012年,其外婆去世后,吴依然变得更不爱说话。患上抑郁症后,吴依然一直在吃药治疗,但病情不稳时好时坏。

  吴女士告诉红星新闻,她陆陆续续帮女儿还了四万多,但是女儿到底借了多少钱,吴女士却不得而知。

  “问她到底借了多少钱,她不肯说,整个人安静,有时候一坐能坐好久。”吴女士告诉记者,女儿有时候会盯着信用卡发呆,为了还钱,办了七张信用卡,钱却越还越多,“开始问的时候说四万,还了后又冒出五万。”

  从今年三、四月开始,便有许多还款信息、催款电话,九月初催款电话最多一天能打二十几个,“打电话到我手机上找她催款,还威胁要来村里和住的地方,女儿还说过让我搬家”,另外,吴女士在女儿房间看到,她在书上写下“不要把心里想的告诉别人”,具体什么意思,吴依然缄口不言。

  “她已经患了抑郁症,现在是身无分文在外面,又被人跟踪,我们担心她的人身安全,她的病要定期吃药,希望能赶快找到回家看病。”吴女士告诉红星新闻记者。

  吴依然,27岁,www.689777.com身高1米6,患重度抑郁症,喜欢发呆,话少。披肩黑发,失联时身着牛仔衬衣、黑色宽腿裤和橙色运动鞋。

  10月5日早上5点左右从武家庄滨海网吧出来后不知去向。身无分文,没有带任何证件,着急找孩子回家看病。

  吴依然,27岁,身高1米6,患重度抑郁症,喜欢发呆,话少。披肩黑发,失联时身着牛仔衬衣、黑色宽腿裤和橙色运动鞋。

  10月5日早上5点左右从武家庄滨海网吧出来后不知去向。身无分文,没有带任何证件,着急找孩子回家看病。